誠信建設要明賞罰

發布時間:2019/09/26 17:09 |來源:中國質量報 |專欄:聯合獎懲

分享到

      由商務部舉辦的2019年全國誠信興商宣傳月活動日前在北京啟動。據悉,今年活動的主題是“弘揚誠信理念,促進高質量發展”,旨在促進全社會形成“守信得益、失信受制”的誠信理念,推動商務誠信體系建設。

  市場經濟是信用經濟、契約經濟,誠信是市場經濟的基礎。市場經濟越發達,就越要求講誠信。

  不過,就我國市場經濟發展現狀而言,誠信建設還存在不少問題。信用缺失仍是我國經濟發展中突出的軟肋,如制假售假、商業欺詐、逃債騙貸、學術不端等等,企業和公衆深受其害。統計數據顯示,我國每年簽訂約40億份合同,但履約率隻有一半;我國企業每年因為誠信缺失,造成經濟損失超過6000億元。

  更為嚴重的是,社會上形成了一種見怪不怪的“習慣性誠信缺失”心态。《人民日報》曾有一篇文章這樣描述信用問題的嚴重性:“政府表态,不信;專家解釋,不信;媒體報道,還是不信。政府、專家及媒體,這些曾經的權威聲音如今讓許多民衆将信将疑,在一系列熱點事件中,老百姓成了‘老不信’。”

  誠信缺失的現象必須引起高度重視,而加強誠信建設也成為當務之急。所謂不破不立,要加強誠信建設,首先要搞清楚誠信缺失的原因。說起誠信問題,“德國地鐵不檢票”是一個常被提及的案例在中國這很難做到,但這并不表明德國人天生就比中國人懂得誠信。客觀地說,如果社會誠信手段缺失,德國人一樣會逃票。事實上,在德國,失信成本非常大,以至于沒有人敢冒風險。

  失信成本太低,這正是我國目前失信問題嚴重的根源所在。在如今的市場經濟條件下,倘若誠信機制完善,守信者獲得利益,失信者付出代價,那麼人們就都會堅守誠信,而沒人願意幹失信之事了。

  顯然,加強誠信建設,明賞罰是關鍵。事實上,我國目前正在推進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,也體現了這一點。作為我國第一部國家級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專項規劃,《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》其中最大的看點,是提出建立和完善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機制。從懲戒方面看,綱要提出要進行行政監管性、市場化、行業性以及社會性的約束和懲戒。比如在行政監管性約束和懲戒方面,在現有行政處罰措施的基礎上,健全失信懲戒制度,建立各行業黑名單制度和市場退出機制。推動各級政府在市場監管和公共服務市場準入、資質認定、行政審批、政策扶持等方面實施信用分類監管,結合監管對象的失信類别和程度,使失信者受到懲戒。激勵方面,就是要營造一個守信光榮的輿論氛圍,對誠實守信的自然人和市場主體給予一定的獎勵。

  當前,全社會對誠信建設的關注程度、接受程度、重視程度越來越高。要從根本上扭轉失信問題高發态勢,就必須嚴明賞罰,标本兼治。既要着力加大失信聯合懲戒力度,及時對失信行為亮劍,使相關市場主體不敢失信、不能失信、不願失信,又要拓展守信聯合激勵機制,讓守信者處處受益,使誠信成為每個企業和個人的“可變現資産”。

文章搜索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